以“销债通”在债权债务化解中的实践经验为例


摘要
一、营商环境法治化从理论到实践的过渡

营商环境的优化和发展离不开各方面的因素,其中营商环境的法治化随着时代的发展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也发挥出愈发重要的作用:2013年 11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了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明确提出 “建设法治化营商环境,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 ;2015年10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指出,完善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完善法治化营商环境,对于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实现“十三五”发展目标,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完善法治化营商环境,需要先进的治理理念、科学的制度设计,也需要自觉的社会实践。

营商环境的法治化不能仅依靠理论到实践的缓慢过渡,而应如十八届五中全会所述,法治化营商环境的发展完善,“也需要自觉的社会实践”。从实践经验出发,总结并提炼行之有效并可推而广之的有利于营商环境法治化建设的理论经验,更能为我国当前法治化营商环境的营造创造条件。

作为化解矛盾纠纷的社会力量之一,“销债通”助力企业解决了多起债权债务纠纷,并且通过这些实践经验,努力探索营商环境法治化的新路径和新方式。期待这些经验和总结在更多的实践检验之后,能够得到推广并运用,为我国法治化营商环境的建设和完善略尽绵薄之力。
 

二、“销债通”在营商环境法治化建设中的实践经验

“销债通”充分运用互联网+法律+市场服务的思维,立足于为债务人合理减债的核心理念,同时发动整合各地企业和律所资源,发挥各方的资源优势、经验优势、专业优势,聚集社会力量,为企业寻求社会救济,丰富多元化的纠纷解决机制,帮助多家企业“起死回生”,多次促成债权人与债务人双方共赢的良好局面。在这一部分中,笔者着重介绍“销债通”在破产重整、债权收购、资产盘活、债务化解四个方面的成功案例,并以此提炼营商环境法治化建设中可供借鉴的相关经验。

 

(一)破产重整——以河北某食品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为例


 

河北某食品有限公司主营生猪屠宰加工、仓储、销售等业务。公司筹建伊始,股东在自有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卷入了民间借贷漩涡,公司经营利润无法支付高额融资成本,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后经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告,该公司进入法定破产重整程序。

十三五规划把食品安全定为国家战略,农业创新发展助推精准扶贫一号文件支持养殖、屠宰、加工、配送、销售一体化经营,一二三产业整合发展。在政策支持和消费升级的新时代下,以债务人目前所拥有的经营资质和基础建设,若重整成功,该公司有望成为华北地区集一二三产业为一体的龙头企业;若重整失败,按照破产清算受偿率计算,普通债权及该公司投资债权人受偿率近乎为零,不仅会让债权人遭受经济上的惨痛损失,更会对家庭和社会和谐造成不稳定因素。

在这一背景之下,“销债通”面对该公司九亿多的普通债权,针对破产重整计划中最为核心的债权受偿问题,提出了现金受偿、商品置换、债转股三种方式任意选择、任意组合兑付的化解方案。该重整计划提出后,以93.43%的通过率由全体债权人表决通过。该重整计划的通过,意味着债务人九个多亿的债务问题将通过“销债通”进行化解。之后,“销债通”逐步履行重整计划,使一个原本濒临破产的企业破茧重生,取得了2019年上半年销售额超六亿元、利润达3500万元的骄人业绩。

“销债通”对该食品公司破产重整的化解经验为该类债权债务的成功化解提供了借鉴:在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或者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情况下,企业自身或债权人可积极通过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的申请使企业尽快进入重整程序。在重整程序当中,结合企业特点分析企业重整的优势和可行性,同时提出债权人更易接受的多样化的债权受偿方案,特别是商品置换和债转股等对于企业和债权人来说可实现双方共赢的债权实现方式,对企业重整计划的通过和重整程序的推进都可起到巨大的作用。

以商品置换这一债权实现方式在该案中的实际运行情况为例,若通过现金受偿的方式实现债权,现金受偿率只有10%,债权人无疑会遭受重大损失。但是商品置换的受偿率在此时可以达到100%,置换商品与京东商城同质同价,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债权的实现,减少债权人的利益损失。债权人受偿的商品,可用于员工福利发放,也可进入供应链支付系统用于部分货款的支付,或者进行销售盈利以保障自身利益等。

以上丰富的债权受偿方案可以最大限度的为破产重整中债权人提供选择,提高重整通过率,给企业更多重生的机会。

(二)债权收购——以桓台某房地产不良债权项目收购处置为例 



 

在这一案例中,桓台某房地产公司债务本金2773万元,利息3400万元,涉及12个债权人。12位债权人均已通过诉讼对自身债权进行了确认,同时案件均已进入执行程序,但12位债权人十余年均未实现债权。

 经了解得知,该房地产公司在桓台县政府对面的黄金地段有房产若干,该房产包括已开发的1号楼和待开发的2号楼及80个车位,其中1号楼虽已开发完毕,但因被法院层层查封而无法销售,也因此无法拍卖实现债权。

综合以上情况,“销债通”整合平台投资人,与债权人展开多轮谈判,通过律锤债拍网和线下撮合两种方式,收购全部债权,成立项目公司,再以债转股的方式并购重组债务企业,完成楼盘处置,最终实现项目盘活。同时,充分考虑和尊重了债务人的利益,由债务人原股东享有楼盘处置后的分红权。

在后续的工作当中,考虑到二号楼的规划和建设等手续已经过期作废,“销债通”运营团队在公司合并后及时对接政府各部门,完善开发手续,重新进行规划、设计,在符合各项开工标准后进行开发建设。同时提出对一号楼现房销售采取包销方式,包销公司在5个月以内完成现房销售兜底回款。兜底销售完成后,及时返还各位投资人的投资款,投资人回收全部本金。二号楼带资建设完成销售后,投资人获得可观收益,原股东也转亏为盈。更重要的是,债权人们迟到十余年的利益得到了实现,法院的积案得到了解决,社会的治安环境也变得更加稳定和安宁。

在这一案例中,“销债通”充分运用了法律思维、商业思维以及互联网思维的各自优势与结合优势,同时兼顾了债权人、债务人、投资人的三方利益,将十年的烂尾楼成功盘活,不仅解决了法院执行难的困境,也保证了债权人债权的实现与债务人股权结构的调整,同时使得平台自身及投资人获益,可谓“一举多得”。这种在债权债务化解过程中根据相关企业的现有资源特点,通过债权收购,发挥多方力量“变废为宝”,盘活企业资产,同时获取利润的方式对同类情况的解决可供参考。

(三)资产盘活——以山东某出租汽车有限公司债务化解盘活为例


 

在该债权债务化解项目中,该出租车公司在运营过程中出现了巨额负债,经查询该公司在法院被执行的案件有169件,诉讼标的达两亿余元,但是近六年内所有债权人的权益均未实现。另有债权人未诉的案件两百余件,该部分所涉债权加上已诉债权总额将近五亿。但该公司关联的企业仅有的资产为40余亩的国有划拨土地及几千平方米的商业用房及七十二套已经房改的职工住房。如此巨额的负债,如采用常规的现金偿还方式,将无法实现全额清偿的目的。

在这一背景之下,“销债通”根据债务人现有资产设计了盘活方案,并得到了债务人的大力支持。为债务人企业引进投资方,将债务人名下存量土地用于棚户区改造,所得收益用于偿还全额债务。

棚户区改造共收益1.7亿元,基于这部分收益,债务人采用25%现金+100%商品(成本为10%现金)相结合的债权清偿方案,“超额”清偿所有债务,该方案获得全体债权人的一致同意。最终1.7亿元的补偿款成功化解了将近五亿元的巨额债务,同时使得72户职工住上了新房,法院169个执行难案件得到了解决,多个家庭实现了债权,2家企业实现了共赢,收获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该项目的成功解决,为同类债权债务的化解提供了有益借鉴:在债权债务无法通过企业现有资产实现的情况下,可根据现有资产的特点,寻求实现资产盘活并最大限度变现的可能性。在此过程中,可以利用现有资产变现的政策优势、政府补贴等可行策略,谋求相关企业的最大利益。

(四)债务化解——以青海某钢材有限公司民间借贷危机成功化解为例


 

青海某钢材有限公司是国内专业生产制造销售槽钢、角钢、螺纹钢的企业,为某国有企业的核心供应商。但因自有资金不足,货款回收不及时等原因,导致资金流短缺,加之市场行情不紧气,除向银行借贷一亿余元外,民间借贷亦将近一亿元,已无法偿还银行和民间借贷本息,同时拖欠员工工资和养老保险费用,企业陷入了半停产状态。民间借贷造成的纠纷,严重影响了该公司的生产经营。

经过对民间债权债务形成原因及付息情况的逐步梳理,发现民间借贷债务所产生的利息早已超过本金。对债权人而言,本金早已收回,剩余债权为其高额利息收益。面对此种情况,“销债通”经过与债权人的多次沟通,用全额商品购买民间借贷债权的方式,成为新的债权人,从而转移原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矛盾;之后,“销债通”作为新债权人与债务人达成和解,自动放弃了80%权益,为债务人减债80%,助力企业脱离了困境。

通过债权债务关系的转移,使原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矛盾以和平的方式得到解决,打破双方之前关系僵化尖锐的局面,避免民间债权人围堵法定代表人及影响生产的情形再次出现,该公司的生产线也逐步恢复到了70%的产量。同时,该公司在销债通为其减债后更加努力经营,将产生的大部分利润用于偿还其他债务,该行为取得了债权人的一致认可和谅解。

在该案例中,民间借贷形成的债权债务成为阻碍该公司发展的重要因素,而不正规的民间借贷也极易引发暴力催债和恶性刑事案件,这些都会对良好营商环境的营造以及营商环境法治化的建设造成巨大影响。针对民间借贷利息高,往往超过本金的特点,在同类债权债务化解当中,探索可行的债权实现方案,用商品挤掉高额的利息泡沫。在保证债权人本金全额受偿的同时,通过商品受偿的方式保障一定的利息利益,从而减少与债务人之间的矛盾,促使债权人放弃围堵逼闹的催债方式,维护了债务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

三、 结语

营商环境法治化的建设离不开司法与行政等国家力量,也离不开社会力量的参与。“销债通”通过其在资源、经验、专业等各方面的优势,为企业债权债务的化解提供了可以借鉴的实践经验,是营商环境法治化建设中“自觉的社会实践”者,为良好营商环境的营造发挥积极作用。

 

参考文献:[1]王玉砚.推进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的探索与实践

 王玉砚:《推进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的探索与实践》,载《人民司法(应用)》2017年第34期。

[J].人民司法(应用),2017(34):67-70.

[2]沈云樵.营商环境法治化之理念与路径——以广东省为例[J].南海法学,2017,1(01):38-46.

沈云樵:《营商环境法治化之理念与路径——以广东省为例》,载《南海法学》2017年第1期。



现金受偿的具体措施:认定金额(本息)的10%,在沧州中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之日次日做起点时间,3个月内一次性现金兑付完毕。

商品置换的具体措施:认定金额(本息)的100%,分三批次等价免费置换商品,在沧州中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之日次日做起点时间,3个月内置换首批次;9个月内置换第二批次;12个月内置换第三批次。

债转股的具体措施:认定金额(本息)的100%,以债权转增股本方式,按每12元债权转增1股,入股成为公司股东,分享未来股利收益和资本增值溢价。